最新文章

一窥湿地生态奥妙 中市府邀走访高美湿地游客服务中心
橘子怎幺选?从「顶部凹凸」判断每次都能买到甜橘子
新城达城晏斗三强鼎立 芙西部房产散发魅力
芙蓉的西部渐成为大型房企集团竞相抢夺房地产的市场“乳酪”,策划发展大型综合城市计划,并有助于释放潜
主页 > 供最新最快 >Knowing杨方儒挟网路名人一手採访,同步推出纸书电书、延 >
Knowing杨方儒挟网路名人一手採访,同步推出纸书电书、延
浏览量:847    点赞:285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6-07    点击: 476次

Knowing杨方儒挟网路名人一手採访,同步推出纸书电书、延

Google 一下「杨方儒」这名字,不难勾勒出轮廓:老牌财经杂誌记者变身成为行动网路实践家;两岸飞了五、六年,最后决定跟别人西进潮流反向,回台湾创业;传统媒体陷入新闻品质低落、广告量下滑的愁云惨雾困境,他对新闻还有一份坚持与梦想⋯⋯,就在各方还在尝试新媒体的无限可能时,杨方儒的 Knowing 新闻 APP 已经起步,而且在短短半年就交出一张亮丽的成绩单,现在还一口气同时推出纸书与电子书,要将新媒体的传播力量继续延伸。

杨方儒深知现在几乎没有年轻人翻报纸、也很少有手机用户特地去媒体官网看新闻,传统新闻标题也不再被青睐,「上不了脸书的新闻,就是没有触及的内容」,那幺到底该如合做新闻?

Knowing 新闻 APP 在 2015 年 4 月网罗九零后编辑,杨方儒招来一群小他一轮新血后就抛出「你们想要访问谁」的题目;各式各样的网路名人、大神全都冒出来,洋洋洒洒列出一份百人清单,但是当他一看到这份名单时很傻眼:「好多人我都不认识,我甚至以为超过百万粉丝的掰掰啾啾是女的!」杨方儒虽尴尬、却同时蹲低跟着他口中「小朋友们」的脚步,重新认识这些大神们。

答应受访的七十多位意见领袖的採访内容除陆续在APP上线,杨方儒也同时推出纸书与电子书,由黄立成、黄益中、王炳忠、周伟航等在网路红翻天的意见领袖为Knowing出版计画打响名号,集结成激昂的梦想告白《Be Knowing!破解隐形社群力:政治不暗黑》电子书与《起来!为了更美好的将来》纸书。

明明就说传统媒体式微、出版业更是雪上加霜,怎幺杨方儒 APP 玩不够,还到传统出版业参一脚逆势操作?

根据他的观察,台湾人均出版新书位居世界第二,仅次于英国,而且台湾也有好书店,当全球书店纷纷熄灯时,台湾还可异军突起开到香港、大陆,「台湾出版是优势产业,一点也不弱,透过纸书,可以与那些还不熟悉新世代意见领袖们的读者拉近距离。」

去年太阳花学运领袖陈为廷打算角逐苗栗立委补选,反扑势力随之而起,最后只好退选;今年因积极投入公共议题、走上街头,网路人气锐不可挡火红的高中教师黄益中,收到时代力量邀约出任不分区立委提名人时,他前一天还答应,隔天立即回绝,理由则是「台湾社会还没有準备好高中老师担任不分区立委」。

杨方儒说,不论是陈为廷或是黄益中,都凸显了一个落差:明明在脸书社群上很有影响力的人物,随便一句话都几万个讚、一声号招,马上就能集结一群人,但真的要跨入政治体制时,还有一段磨合过程要走,「因为传统政治系统的保守势力仍很强大」。

新世代的网路人气与实际政治反馈虽有落差,但两者又有很微妙的关係。杨方儒分析,台湾人每天低头滑手机 197 分钟,位居世界第一,而其中使用脸书又佔了大约 150 分钟,脸书成了台湾手机使用者的主要入口,现在没有哪个候选人敢放弃这个重要的入口,「谁能在这成为意见领袖,谁就是神!」

杨方儒说,Knowing 邀访的人物里,有二十多位是 2016 年立委参选人,网路上的意见领袖人气即使不一定能转换成现实环境的支持率,但这些来自各方的第三势力都有很棒的理念与政策方向,不论最后有多少人当选,他相信这些两党之外的新世代声音,仍可渗透两大党的政治菁英们与想法;从这次的参选人来看,台湾政治气候是可以循着新世代崛起的步伐,获得渐进式改变。

当初,杨方儒与年轻编辑群们激荡「想採访谁」时,也可以看出新世代声音不容易被传统媒体所看见。

杨方儒说,经历过多年杂誌训练,如果要向张忠谋、郭台铭提出专访邀请,一点也不令人意外;但如果说要访问黄益中、爽爽猫或者迷路与米米时,传统媒体的总编们可能就会反问:「他们是谁?」若媒体与新世代都还有这幺大的代沟,那幺传统媒体产製的内容,又如何能够吸引年轻读者群?

杨方儒直言,我们只是一味批评年轻人不看新闻、不关心公共议题,却没着力如何做出新世代想看的内容,同时在新闻议题设定(Agenda Setting)上失守,每天佔满电视报纸的多数内容是脸书爆料公社、PTT、行车记录器、YouTube、甚至还跟进内容农场製造的各种假新闻,「这是传统媒体不长进!」

在中国与香港工作时、先后待过《周末画报》、《彭博商业週刊中文版》,杨方儒发现,不管老中青,他们的优秀人才已经不踏入传统媒体,而是参与新媒体或开发行动网路内容。

台湾则相反,传统媒体即使从广告营收、传播速率与议题设定主导权等失守,但优秀的编辑与记者仍往这里挤,这也导致台湾即使有最好的(手机)硬体、拥有全世界 4G 渗透率最好的网路建置,但在网上优质的内容相对仍然稀少,尤其每个人手机下载的前二十大 APP 中,内容类的只有一个。

大陆每年有几十家新媒体诞生,台湾平均一年没几家,从 2012 年的《有物报告》、2013 年的《关键评论网》、2014 年的《风传媒》,到 2015 年的《报导者》都是非常好的投入与发展方向,但整体来说,尝试仍然太少。

「我不认为开发新媒体一定要成功,肯定有很多来来去去失败的例子,但第一步是要尝试,就跟书里这些立委候选人一样,结果不一定当选,但至少能影响两党板块;我们的新媒体内容太少,问题出在我们很少试错。唯有不断试错,才有机会改进,站上新世代的舞台。」

传统媒体出身的杨方儒,终极关怀仍是「製作出吸引年轻人、优质的新闻内容」,看起来也不是什幺了不起的新意,不过,他愿意投身新媒体战局,从不断「试错」中理出一条路,这无疑才是新世代最根本的精神。

《Be Knowing! 破解隐形社群力:政治不暗黑》,立刻前往试读►►►

上一篇: 下一篇: